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7 Reads)
誤來人世,殘更數盡,隨意一尊酒,輕塵在玉琴。 彼時青春未晚,人間四月,陽光淺淺,山河明媚。你我初次見面,卻似舊時相識。你淡淡得遞過來一個眼神,那些纏綿的詩章便都化開在心裡,如何湖上忘,只是見鴛鴦。 彼時芳菲未盡,拈花一笑,清風朗月,兒女情長。你我相逢不語,已是瞭然於胸。你微微得牽扯一下嘴角,那些柔情的詞闕便都融釋在胸腔,洛神賦,小字中央,只有儂知。 三載悠悠,當世俗的樊籠終究不攻自破,我滿心歡喜得迎著日光向你走近,想起有關靜志齋的陳年舊事,想起有關斷帶乞詩的白衣卿相,想起那些些絕世的容顏枯萎在剩月零風那些些醉人的長髮紛飛在斜陽巷陌,我慶幸自己何德何能幸福如莫家兒女柴米油鹽相濡以沫。那麼多那麼多關乎美的文字律動著一簇簇金色的陽光,相看好處卻無言。 若問天涯原是夢,除夢裡,沒人知。 一片破碎的玻璃可以扎碎所有的目光,原來縱然是在塵埃裡開出花兒也是好的,原來縱然是悔教羅襪葬傾城也足以令世人艷羨,原來縱然是幽窗冷雨一燈孤也已足夠。原來不過是我的一次妄想。 風搖玉珮清,今夕為何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