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1th Oct 2011 | 一般 | (2 Reads)
2009的日曆,僅僅只留下薄薄的身影了。QQ同學群、工作群,互聯網、工作網,手機中、信函裡裝滿了溫馨的祝福。豆燈下,我靜靜地幸福著幸福、甜蜜著甜蜜……然而,那雙淚眼汪汪的雙眼,在不禁意間又觸動了我靈魂的痛覺,化成了2009的愧疚,成了我揮之不去的陰影。   今年四月一個深夜的2點左右,一陣尖銳的犬吠把我從夢中吵醒,我努力想讓自已平靜地按生物鐘作息,但那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狗叫,再也無法讓我平靜地入眠。我有晨讀的習慣,於是就乾脆起床讀起書來。夜,是那麼的寂靜,我幾乎能清晰地聽到自已的心跳。然而一聲聲的狗叫卻劃破了寧靜的夜空,讓人心亂如麻!開始,我以為是誰家領養了一隻剛斷乳的狗崽,我想狗崽才脫離母愛,會有幾天思念之情的,這也許是狗之常情吧。但是一連幾個夜晚都是如此悲慘地嚎叫,從那種悲嚎的叫聲中,我感到了那如泣如訴的悲慘叫聲不像是小狗崽尋找母愛的脆嫩呼喚,其中必有我們不知的隱情!於是,深夜中我悄悄下樓去探個究竟,循著那慢慢減弱的聲源,我確認了狗叫來自本棟隔壁單元101的院子裡!但恰巧房主久不在家,近期恐怕也不會回來,於是只好安心忍受忍受吧。夜深了,可是狗聲依舊,無奈之下我在深夜2點多鐘撥打了110報警,稱有野狗擾民求助。幾分鐘後,一輛警載著幾名警察手持警棍全副武裝而至,我想這下可有辦法了,可是警察找遍全院子,除了滿院的裝修邊角廢料和垃圾,一無所獲。我想可能是由於多人的翻動反而嚇著了狗,因此它不叫了。幾名警察折騰了幾分鐘毫無所獲就走了,還拋給我一句「三更半夜無事不要亂打110!」。我無言以答,悵惆目送紅綠警燈呼嘯而去,只有滿腔的迷惑……5點多鐘衰嚎又起,我拿起手電筒沒顧及太多就翻進了101室的院子裡!我搬開陽台上的雜物,在那厚重的水泥預制板下水道涵洞口邊,我發現了一雙充滿汪汪淚眼的眼睛!一陣初夏的戰慄掠過我的心頭!剛才還義憤填膺的我,卻立刻讀懂了那雙充滿求助和無奈的眼神!黑夜給了它黑色的眼晴,它卻用來乞求幫助!它的頭被牢牢地夾在水泥預制板中完全不能自救,我試著卻無法搬動那幾塊厚重的預制板,也不想再打110了。隨後的幾天我外去學習,再也沒有受到犬吠的折磨,好像獲得了暫時的解脫。回來後,我透過圍欄看到101室的院子裡,一切仍舊那麼地凌亂不堪。沒有了狗叫,夜又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2009,我有太多的幸福,兒子成績依舊穩居前茅,妻子評上了高級職稱,自已也升了點職,股票也略有收穫……一切都是那麼地陽光明媚、星光燦爛。夜,還是那麼的寧靜,寧靜中卻多了一份內疚。我想其實,那隻狗兒或許是為了追求一個心愛的異性,或許是為了尋找一塊可口的點心,或許只是進去遛達遛達,或許是……導致它陷入險境,但它卻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這是它的錯嗎?它只是遇上了我這個見死不救的薄愛之人!這不是它的悲衰,而是我的悲衰!不是它需要救助,而是我需要救助!此後,我每看到流浪狗,就有一種懺悔,我總想給它們一種補償,以便慰平內心的不安。寫到這裡,我彷彿就聽到了迎接2010的鐘聲。那雙淚眼令我難忘,讓我不安,摧我自新。於是,就在網上傾訴出來,我卻如釋重負!   是啊,一切生命都渴望和諧、博愛、陽光和關懷!我如何走進2010?惟有祝福天堂裡的那雙靈眼:願你成為天堂的門神,守住妖、魔、鬼、怪、病毒、災害,不要讓它們再捉弄人間,為人類賜福永遠…… 資料來源:辰光四溢-劉若辰 | 孕育專家的部落格 | 韓放——那一年南來北往 | amandadarcie的部落 | 『莫扎特通道』 | 聰明悠然的BLOG | 空谷幽蘭的BLOG | Helping Hands | 魯稚的陽台 | 養性堂 | 玩學堂的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