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th Jun 2012 | 一般 | (8 Reads)
每個陷入愛情裡面的女人都是傻得可怕,也傻得可愛,失去那井井有條的聰明,失去了那洞察的眼神。每個女子都在愛情裡面都失去了方向,包括自己,明明知道沒有結果,也知道自己是對方的無聊打發時間的對象,也知道對著你的那雙眼神無光眼睛的意義,也知道佈滿血絲的眼睛中沒有期待。 沒有決定權,沒有判斷權,朋友的勸說無用,自己的直覺全部掩蓋,就算知道答案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睛,這邊自己還沒有開口說出曖昧的話語,那邊已經把結果公佈出來。腦袋空白了,感覺那個答案早就知道,也沒有驚奇,也沒有責怪。 明白過來,發現自己愛上愛情,發現自己喜歡別人的心不知道放在哪個地方。才知道無助,發感覺氣憤,才感覺受騙,才感覺悲哀。匆匆忙忙把對方加入黑名單,刪除聯繫方式,其實這一切,發現,都是自己演給自己的戲,自己導演,自己主演,連淪落成配角也願意,這樣一個愛上愛情的女子,是自己,也是很多很多女子。 前些日子,才《非誠勿擾》的一個女子,囂張,聰明,優秀的女子,終於有個王子來了,她哭了,雖然哭的那麼假,那麼做作,但是,我突然明白其實她真的哭了,眾多追求者,她拒絕,越囂張的背後內心越脆弱,“你選我,也證明你的強大,也證明你的優秀,也證明你瞭解我”,不管是聰明的女子,美麗的女子,可愛的女子,平凡的女子,都有一個他等你,包容你的平凡,包容你的任性,包容你脆弱,包容你所有,覺得你很好,能夠懂你。 我也想活的明白,也不希望自己被別人牽著鼻子走,也不希望偽裝,也不希望我來呵護對方,我也希望我高傲像個公主,我也希望,也證明了,這些希望的背後都是潛在的不合適。 我累了,像繃緊了,吹足氣的氣球,洩氣了,神采沒有那麼流連,但是活的自在,於是我把對方拉出黑名單,不過沒有加入他了,一切都沒有必要了,不必自己跟自己鬥氣,不必策劃太多情節,不必全場自己出演,不必為了對方一句話想半天,不必為對方的一個消息而失眠。活自我點,就算單身如何,自己開心最重要。自己順其自然才是精彩。

| 16th Jun 2012 | 一般 | (7 Reads)
誤來人世,殘更數盡,隨意一尊酒,輕塵在玉琴。 彼時青春未晚,人間四月,陽光淺淺,山河明媚。你我初次見面,卻似舊時相識。你淡淡得遞過來一個眼神,那些纏綿的詩章便都化開在心裡,如何湖上忘,只是見鴛鴦。 彼時芳菲未盡,拈花一笑,清風朗月,兒女情長。你我相逢不語,已是瞭然於胸。你微微得牽扯一下嘴角,那些柔情的詞闕便都融釋在胸腔,洛神賦,小字中央,只有儂知。 三載悠悠,當世俗的樊籠終究不攻自破,我滿心歡喜得迎著日光向你走近,想起有關靜志齋的陳年舊事,想起有關斷帶乞詩的白衣卿相,想起那些些絕世的容顏枯萎在剩月零風那些些醉人的長髮紛飛在斜陽巷陌,我慶幸自己何德何能幸福如莫家兒女柴米油鹽相濡以沫。那麼多那麼多關乎美的文字律動著一簇簇金色的陽光,相看好處卻無言。 若問天涯原是夢,除夢裡,沒人知。 一片破碎的玻璃可以扎碎所有的目光,原來縱然是在塵埃裡開出花兒也是好的,原來縱然是悔教羅襪葬傾城也足以令世人艷羨,原來縱然是幽窗冷雨一燈孤也已足夠。原來不過是我的一次妄想。 風搖玉珮清,今夕為何夕。

| 5th Jun 2012 | 一般 | (6 Reads)
雙眉顰蹙,垂睫婉轉。 意達盡志,雅澹巧笑。 飄搖曲折,沉默持守。 隔絕悠揚,留意青春。 願那海風,協同我的命運,吹動我那青春的舟,飄揚前行。 度過那時光的海岸,等待那安琪兒,抹去不屬於青春的苦澀。 打開那遠久的禁錮,找到那有足夠雲翳的港灣。 如此而至,將放縱與過。 躺在青草地,其實天很藍! 你沒看見麼,不要低沉,天很藍 …… 在夏季,給予力量的本質。 相信吧,走過那坎。 懸而不殊,在玉宇的境界有我的那份天地。